很神奇地,黄鼠总是想要做没有意义的事情。这些按理是完全没必要做的事情,黄鼠却经常有一种欲望想要做它们。

这些事情之一是在空闲的时候刷社交媒体。在有空闲时间的时候,从众多的可以做的事情中,刷社交媒体几乎从来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这样频繁地刷社交媒体几乎没有意义,黄鼠相信大多数人在经过思考后都可以做出同样的结论。利用这段时间,我可以学习,我可以实现闲置了好久的计划,我可以了解我所关心的事情的最新动向……即使是玩游戏,都要比刷社交媒体来的收获更大。但是作为一个不完美的人类,黄鼠显然无法总是在理性思考,所以黄鼠时常做出“在空闲时间刷社交媒体”这样的坏决定。

黄鼠想要物理抱抱。这也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抱抱最多只能够在其持续的时间中得到暂时的、有限的心理慰籍,完全不能够解决现实中的问题。可是黄鼠还是时常地想要物理抱抱。黄鼠打心底明白,抱抱是没有意义的。黄鼠频繁地问自己“抱抱的意义是什么”,“自己为什么那么想要抱抱”,但从来没有得出结论。也许原因之一是自己很少得到物理抱抱,因此对它产生了美好的幻想,潜意识中把物理抱抱当作了是一件比它实际上美好很多的事情,如果真的能够经常得到物理抱抱了,大概这样的幻想就会湮灭了,因为从黄鼠目前所知道的信息预计,抱抱实际上是不能够带来收获的。不过黄鼠可能是错的,说不定抱抱有足够大的收获,值得黄鼠经常去做呢?这个可能性看起来真的很小,不过有机会的话,仍然是值得尝试一下的。

黄鼠还莫名其妙地,经常向往变成女孩子。冥冥中模糊地幻想着“变成女孩子有多美好呀”,然后并不知道具体美好在哪里。变成女孩子有什么意义?它又不会使我能够做原来做不到的事。有什么事情是只有变成女孩子才能做的吗?几乎所有人类能做的事情应该都是不分性别的,否则就说明性别平权还没有实现。黄鼠绞尽脑汁能够想到的只有女孩子能做、其他性别做不到的事情,都是与生殖器有关的,比如生产后代,而且这还不是所有女孩子都能够做的。生产后代和“美好”在黄鼠的字典中完全是反义词。既然所有黄鼠想做的事情都不是只有女性可以做的,那变成女孩子对于黄鼠来说就是一件没有收获的事情。对于这样一件收获为 0 的事情来说,它的付出可太多了:要消耗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要面对更大的风险被怀有偏见的人排挤,要缩短寿命……这样多的努力之后还不一定有显著成果,还要增添焦虑。黄鼠的理性思考不能够理解为什么自己想要做这样一件高成本 0 收益的事情。即使是有魔法,而且还是不需要和恶魔签订契约的那种魔法,那变成女孩子也最多是一件 0 成本 0 收益的事。说不定变了之后真的会发现有什么收获,可是黄鼠不觉得花费这样高昂的成本去碰这样小的概率是值得的。


查看或添加在 MastodonTwitter 上面的评论

Previou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