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博文来说太短,对于推文来说太长的内容。CC-BY-SA 4.0。主博客: https://fiveyellowmice.com
124 words
https://fiveyellowmice.com @FiveYellowMice

害怕未来

被几乎所有社畜都说,学生真好,学生只要担心学习一件事就好了,连做这样简单的事情都叫苦,真是太可笑了。

感谢于大家的告诫,黄鼠接受了这样的话呐,于是再也不敢叫“做学生真辛苦”了。取而代之的,是十分害怕以后自己不得不工作的日子呢。因为连做学生都做不好的黄鼠,到了社会上要面对前所未有的压力和责任,一定就更加辛苦了吧。黄鼠大概很快就会被压垮了,很快便再也无法继续拥有做学生时习以为常的东西了。想象到这样的未来,黄鼠觉得好悲哀呐。

黄鼠也许不会因为被社会压垮,就结束放弃人生什么的,有大概率这样的事不会发生。但是要克服这些压力和责任什么的,面对许多改变和舍弃是必不可少的吧。在那之后的黄鼠,很有可能就会丢失了现在所珍视的许多东西了呢。黄鼠害怕这样的事发生。可是,这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吧,对吧?

这是为什么许多人在毕业之后都至少变得相对暴躁、冷淡和乖僻了一点的原因,是吧?看起来无法避免呢……


查看或添加在 MastodonTwitter 上面的评论

可爱清单

看到 Twitter 上面流行起了创建“可爱清单”的活动,把自己认为可爱的人加入一个命名为“可爱”的用户清单里,然后被加入清单的人就会收到“XXX 把你加入了可爱清单!”这样的通知。

能被加入列表里面的话,尤其是来自自己重视的人,会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呢。创建清单的人可以表达对其他人的喜爱,被加入清单的人也会得到像是收到了什么认证一样的被认同感。于是黄鼠有想做类似的事情,可是在考虑了一下之后,觉得还是放弃会比较好了。

因为有着被加入清单的人,就意味有没有被加入清单的人。被加入的人会很开心,可是对于没有加入的人而言,这样就是明显的排除和拒绝了。不在意黄鼠的人当然不会去在意自己有没有被加入,可是如果是在意黄鼠的人,没有被加入清单一定会是一个打击吧。也许这个打击不会很大,因为黄鼠大概也不会有那么重要,也许会很在意黄鼠的看法的人根本不存在。但是那是黄鼠没有获知的事情,万一在意黄鼠的看法的人是存在的,或者在未来的某一天出现了,那样的话,黄鼠不想要让他们觉得自己被排除和拒绝了呢。

所以黄鼠想,尽管“可爱清单”听起来是个有趣的活动,但果然还是算了吧。

嘛,不过作为有被过加入清单的黄鼠,这样说听起来是肯定是得了便宜卖乖吧。请原谅黄鼠,黄鼠还是很感谢能够认同黄鼠,把黄鼠加入可爱清单的大家的。

诚实说,与“可爱清单”类似的事情有很多,任何划分一个“认同圈子”的事情,黄鼠都觉得会有相同的问题。被划入的人会感谢,会觉得开心,可是对于没有被划入又很在意的人,就不会是一件愉悦的事情了。黄鼠有许多次看到其他人有做类似的事情,也有许多次想要跟风模仿,可是因为上述的原因还是放弃了。

举一个例子的话,是有一次记得是圣诞节(希望没有记错),黄鼠收到了来自一位推友的单独发推祝福,就是单独写出一条推文,里面提及着黄鼠,然后为黄鼠写上专门的祝福。那位推友向超多人写了祝福,为每一个人都单独写了一条,看起来一定是超级费心的。同花费的心思一样,每一位收到这样祝福的人,也看起来都超开心,黄鼠也在这开心的人之中。

可是在开心之后,黄鼠无法阻止自己思考到那些没有得到被单独祝福待遇的人。那些人,一定被感受到了拒绝吧。

黄鼠曾想自己也许也可以做类似的事,向自己想到的每个人单独祝福,可是黄鼠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那同时也排除了另外的人,所以想,还是放弃了吧。

不知道是只有黄鼠这样想,还是更多人也有同样的担心呢。

然后,不知道能不能够询问,可是做了“可爱清单”和“单独祝福”这样的活动的大家,又是怎样接受会把可能在意自己的人排除在外的可能性,决定进行这样的活动的呐?


查看或添加在 MastodonTwitter 上面的评论

性取向

黄鼠被推荐了一篇短片视觉小说,叫做《one night, hot springs》,故事是讲一位 trans 被朋友邀请去温泉的经历。因为看起来很棒而且不会花费很长时间看完,黄鼠就下载来读了读。

故事的确很棒——各种方面都散发着可爱,可也很难说是暖心的故事,像主角这样的人,真的超级辛苦呢。黄鼠觉得自己学到了很多,虽然说能够从这样浅显的故事里面学到东西,大概也说明黄鼠的知识不足了。

总之黄鼠非常喜欢这部视觉小说,又发现它的作者 npckc 在为同样的人物还有做出另外两个视觉小说,看起来是同一个系列,在不同时间点的故事们。《one night, hot springs》是这三部曲中的第一部,第二部是《last day of spring》,第三部是《spring leaves no flowers》。黄鼠同样也读完了这两外两部,同样觉得它们是很棒的小故事。不过在这第三部中,有提到了一件事情,算是为黄鼠打开了一扇大门的样子(这样说有一点夸张啦)。

虽然都是很简单、没有很大悬念的小故事,不过这里还是放一下剧透警告啦。三部故事都很短,大概不需要一个小时就能够看完一部的样子。

在《spring leaves no flowers》里面,有提到了角色 Manami 是一位 asexual 。诚实说,黄鼠还第一次知道有这样一件概念来着。之前一直以为那只是很普通的一些人会拥有的观点而已,没有想到还有专门这样一个词汇存在。 Manami 在得知自己可能是 asexual 这件事之后,尝试去做了一下网上的测验,于是黄鼠想到了自己。黄鼠想到,自己好像也其实也有与许多人不太一样来着,既然视觉小说中提到了可以做网上的测验,那么黄鼠也来做一下测验好了。

尝试做了 asexual 的测验,结果没有很出乎意料地是否定的。不过在那个测验的结尾还有一些相关的测验,那里面有 demisexual 测验pansexual 测验sapiosexual 测验 。于是黄鼠才发现,原来还有这样多不同的词语来描述各种各样不同的性取向欸。原来这种事情还可以这么复杂,而且似乎也有不少人属于上面提到的群体。

黄鼠做了 pansexual 测验,得到的结果……看起来黄鼠是 pansexual 的样子?有一点出乎意料,但似乎好像也在预料之中,黄鼠确实平时一直的想法和测试结果中对 pansexual 的人的描述吻合:觉得只要可爱,性别什么的都不重要;觉得大家的思想都开放一点会比较好。

黄鼠在这之前,一直认为这些想法都只是政治观点,没有想到这其实是属于性取向的一部分欸。

那……黄鼠以后就把自己 indendify 为 pansexual 了咯?虽然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样子,就只是觉得大家都很可爱而已。

黄鼠在 Twitter 上面经常看到有人的 bio 里面写着 pansexual 的关键词,现在终于明白了呢。

顺带一提关于 sapiosasexual ,说是被智力吸引的样子。黄鼠不知道自己有认识 sapiosexual 的人,不过看起描述来很厉害的样子欸。


查看或添加在 MastodonTwitter 上面的评论

简介

博客当初,我还认为会有很多东西可以写。最后的结果也不出所料——博客一年比一年荒废了。

不过我感觉它荒废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没有很多东西可以写,而是总是觉得一篇博文需要达到一定的长度和复杂度才行,而简单的、一句两句的思考,随便在 Twitter 上发表就可以了。可有些想写的主题也不适用于 Twitter ,它可能是太长,或者是需要一些上下文、一些解释、一点结构组织才能够说清楚,但其长度和复杂度又达不到我心目中对“博文”的要求。在遇到这样的主题的时候,我会左右为难,然后这个点子最终的结局会有三种:

  1. 变成推文:尽量缩短它,减少不必要的背景信息,一条字数不够的话,多发几条连续的推文。最后的文字也许会需要读者拥有一点背景知识才能明白,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很显然 Twitter 不是一个适合写长文的平台,搜索又很烂,又很难通过搜索引擎找到,所以如果当时我有多一点决心和时间的话,会尝试下一种方法。
  2. 尝试写博文:因为在心目中对博文的长度有要求,所以与推文相反,我会想方设法地扩充文章的内容。但是写长文很耗费时间,而且最好一鼓作气完成,即使成功也会消耗了大量精力和时间,所以常常会演变成下一种状况。
  3. 尝试写博文,但是总在等待一个拥有大块时间的机会才打算开始写,或者没有一口气写完,然后一直拖延,最后咕咕咕。在一部分时候会转回尝试发推。

三种都不能够被称作是理想的方式,所以我常在思考,要不要放开自己心目中对博文长度的要求,随便写短博文好了。可是又担心如果博客上有过多这样自己的碎碎念,愿意看的人会更少。这时我想,新开一个专门放短文章的地方也许会是个好主意,于是就这样做了。

于是这里—— FiveYellowMice 的短文章——就是我会发表这些短文章的地方。为了方便我选用了 Listed 平台而不是自己管理,所以网页样子简陋就请原谅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