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veYellowMice 的短文章

对于博文来说太短,对于推文来说太长的内容。

很神奇地,黄鼠总是想要做没有意义的事情。这些按理是完全没必要做的事情,黄鼠却经常有一种欲望想要做它们。

这些事情之一是在空闲的时候刷社交媒体。在有空闲时间的时候,从众多的可以做的事情中,刷社交媒体几乎从来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这样频繁地刷社交媒体几乎没有意义,黄鼠相信大多数人在...

书中“两张桌子”的视错觉的图片

黄鼠看到一本书1中提到了这样的视错觉(optical illusion):给出像上面这样两张桌子的图片,问读者觉得哪个桌子长宽比更高。一般人在感觉上都一定会觉得是左边的桌子更长、更窄,而右边的桌子更短、更宽,但实际上两张桌子的尺寸是一模一样的,只是摆放方式使人感觉它们不同...

走出大楼,直面的是毫无预警的倾盆大雨。

同时幸着自己没有带着怕水的物品,也同时懊悔着没有携带雨伞,我举起双手盖住脑袋,快步跑向车站。

期待着公交车尽快到来,我尝试剁了剁脚,但出乎意料地,上面有贴着一团沉甸甸的东西。

是一只灰白色的猫咪。

我蹲了下来,尝试抚摸这只猫...

对于一个人能做的、并且能够叫出名字的所有活动,黄鼠可以将它们分为两类: 生产力活动 ,和 无生产力活动 。不过黄鼠觉得,自己定义似乎许多人的不太一样,因此想要写一篇文章来整理一下自己的想法。

生产力活动包括了许多大家可能会想到的,常见的被认为是有生产力的事情,比如工作...

想开坑,写一个能够把 HTML 当作脚本的网页视觉小说引擎。这样子就可以把博文当作视觉小说展示了。

黄鼠希望它所用的脚本能尽量符合 HTML 语义,并且尽量做到能够使同一篇文章(同一段 HTML)既能以直接文章方式显示,又能够以视觉小时方式被这个引擎显示。

项目描述大概会...

● 「这间房间就是他们之前进行讨论的地方了。」

▲ 「嗯,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 「希望保安还没有把门锁上——」

▲ 「进来了!让我们赶紧找一找这里吧。」

● 「嗯……中间的会议桌上都是些杂物,衣服和空的零食包装。」

▲ 「侧边的办公桌上放满了胡乱摆放的文件...

“是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在经历吗?”小田靠近了小宋,小声地说道,“想知道。”

小宋的发呆的眼珠久违地转了转,但最后仍然回到了空白的墙壁上。

“谢谢,其实没有很大的事情,只是很简单的日常问题罢了。”

呆滞依然不变,但一丝血色好像回到了小宋并不白皙的脸上。

小田轻轻地...

好难受,好无聊,好大压力,好害怕,好罪恶,好孤单,好……想找个东西抱抱蹭蹭。

经常会这样觉得的黄鼠,便决定前往宜家,购买了广受欢迎的大鲨鱼抱枕

可是在几天的新鲜感过去之后,鲨鱼的短板便显现了出来。那毕竟只是一团软绵绵的纤维,被毛茸茸的布料包裹着,即使做成适合拥抱的形...

黄鼠做梦,自己参加了一个什么艺术竞赛,是 camp 的那种形式,队伍中的所有人都要聚集在一起,持续大概 5 天。住宿是在指定的旅馆,白天工作就几乎整天呆在指定的工作室里面。

队伍是随机分配的,黄鼠与另外 4-5 个人(记不清了)被分配到了一队里。其中有两位队员值得注意,一位是...

被几乎所有社畜都说,学生真好,学生只要担心学习一件事就好了,连做这样简单的事情都叫苦,真是太可笑了。

感谢于大家的告诫,黄鼠接受了这样的话呐,于是再也不敢叫“做学生真辛苦”了。取而代之的,是十分害怕以后自己不得不工作的日子呢。因为连做学生都做不好的黄鼠,到了社会上要面对前所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