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veYellowMice 的短文章

对于博文来说太短,对于推文来说太长的内容。

对于一个人能做的、并且能够叫出名字的所有活动,黄鼠可以将它们分为两类: 生产力活动 ,和 无生产力活动 。不过黄鼠觉得,自己定义似乎许多人的不太一样,因此想要写一篇文章来整理一下自己的想法。

生产力活动包括了许多大家可能会想到的,常见的被认为是有生产力的事情,比如工作...

想开坑,写一个能够把 HTML 当作脚本的网页视觉小说引擎。这样子就可以把博文当作视觉小说展示了。

黄鼠希望它所用的脚本能尽量符合 HTML 语义,并且尽量做到能够使同一篇文章(同一段 HTML)既能以直接文章方式显示,又能够以视觉小时方式被这个引擎显示。

项目描述大概会...

● 「这间房间就是他们之前进行讨论的地方了。」

▲ 「嗯,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 「希望保安还没有把门锁上——」

▲ 「进来了!让我们赶紧找一找这里吧。」

● 「嗯……中间的会议桌上都是些杂物,衣服和空的零食包装。」

▲ 「侧边的办公桌上放满了胡乱摆放的文件...

“是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在经历吗?”小田靠近了小宋,小声地说道,“想知道。”

小宋的发呆的眼珠久违地转了转,但最后仍然回到了空白的墙壁上。

“谢谢,其实没有很大的事情,只是很简单的日常问题罢了。”

呆滞依然不变,但一丝血色好像回到了小宋并不白皙的脸上。

小田轻轻地...

好难受,好无聊,好大压力,好害怕,好罪恶,好孤单,好……想找个东西抱抱蹭蹭。

经常会这样觉得的黄鼠,便决定前往宜家,购买了广受欢迎的大鲨鱼抱枕

可是在几天的新鲜感过去之后,鲨鱼的短板便显现了出来。那毕竟只是一团软绵绵的纤维,被毛茸茸的布料包裹着,即使做成适合拥抱的形...

黄鼠做梦,自己参加了一个什么艺术竞赛,是 camp 的那种形式,队伍中的所有人都要聚集在一起,持续大概 5 天。住宿是在指定的旅馆,白天工作就几乎整天呆在指定的工作室里面。

队伍是随机分配的,黄鼠与另外 4-5 个人(记不清了)被分配到了一队里。其中有两位队员值得注意,一位是...

被几乎所有社畜都说,学生真好,学生只要担心学习一件事就好了,连做这样简单的事情都叫苦,真是太可笑了。

感谢于大家的告诫,黄鼠接受了这样的话呐,于是再也不敢叫“做学生真辛苦”了。取而代之的,是十分害怕以后自己不得不工作的日子呢。因为连做学生都做不好的黄鼠,到了社会上要面对前所未...

看到 Twitter 上面流行起了创建“可爱清单”的活动,把自己认为可爱的人加入一个命名为“可爱”的用户清单里,然后被加入清单的人就会收到“XXX 把你加入了可爱清单!”这样的通知。

能被加入列表里面的话,尤其是来自自己重视的人,会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呢。创建清单的人可以...

黄鼠被推荐了一篇短片视觉小说,叫做《one night, hot springs》,故事是讲一位 trans 被朋友邀请去温泉的经历。因为看起来很棒而且不会花费很长时间看完,黄鼠就下载来读了读。

故事的确很棒——各种方面都散发着可爱,可也很难说是暖心的故事,像主角这样的人...

博客当初,我还认为会有很多东西可以写。最后的结果也不出所料——博客一年比一年荒废了。

不过我感觉它荒废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没有很多东西可以写,而是总是觉得一篇博文需要达到一定的长度和复杂度才行,而简单的、一句两句的思考,随便在 Twitter 上发表就可以了。可有些想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