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一次艺术竞赛

黄鼠做梦,自己参加了一个什么艺术竞赛,是 camp 的那种形式,队伍中的所有人都要聚集在一起,持续大概 5 天。住宿是在指定的旅馆,白天工作就几乎整天呆在指定的工作室里面。

队伍是随机分配的,黄鼠与另外 4-5 个人(记不清了)被分配到了一队里。其中有两位队员值得注意,一位是运动系、性格爽朗但看起来有点凶、身高 180-190 的男孩子,因为忘记名字了,这里叫做 C ;另一位是戴着眼镜、看起来有点害羞、但谈起自己热情的主题时会十分狂热的女孩子,同样因为忘记名字了,这里叫做 D 。

一开始决定项目主题,大家纷纷给出了提议。轮到 D 的时候,她激动不耐地跳向了白板,用华丽的字体写下了心中构思的项目的标题。标题是英文的,但是因为字体太过华丽,似乎大家都没有看懂。待 D 进一步解释之后,才明白这是一部 BL 小说(全年龄),里面的主角是两位内心孤独的演艺家。D 还在白板上潦草地画了一张构想中的封面图,可以看出在认真绘制之后会十分华丽。

黄鼠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有趣点子,自己也想要参与其中,但觉得这样的点子还是承载了太多个人 passion ,可能对于整个队伍不是特别合适。而且这是艺术竞赛,说到“艺术”总感觉主流的应该是绘画和音乐才对,虽然文学也算是艺术,但仍然觉得可能不是评委们擅长的领域。但大概因为对方是可爱的女孩子,黄鼠的脑回路似乎变得异常了,开始夸张地表现出自己对这个项目的“热情”,说自己“也有一些有趣的想法可以应用到这个计划里”。其他队员本应很理性地否决了这样随意的点子,但在黄鼠和 D 炙热的目光下,都奇迹一般地同意了。黄鼠需要花费一些口舌来说服 C ,但最后他还是接受了“我们一队人要一起写 BL 小说”这样的事实。

后来,黄鼠与 D 陷入了对字体的分歧。 D 想要用华丽到爆炸的字体作为标题和章节标题,而黄鼠觉得这会让读者难以分辨,为了能够让读者理解标题和章节标题是什么,就得加上普通样子的字体的标注,用小字放在华丽字体的下方。 D 认为选用华丽的字体是重要的 artistic choice ,会能够强化表现小说的风格,加上小字标注就会破坏它了。后来我们达成了共识:更换了一个仍然很华丽,但算是能够被读懂的字体。

在此之后,小说的进行还算是顺利,直到了完成提交的日子。在午饭之前,许多参赛者都已经提交完毕了,便聚集在了食堂里,这其中包括黄鼠所在的队伍。黄鼠在洗手间洗完手,准备迎接一周以来第一次按时的午餐了,却在出来后遇见了 D ,低着头,双手攥着拳头,有什么信息要告诉黄鼠的样子。

“很突然,” D 说,“ C 昨天跟我说,他喜欢我。”

食堂的自助调料盘上的醋瓶子十分醒目。

“我没有过这样的经验,但是想,是时候开始体验这样的事了。于是我……答应了。”

“所以我……”

黄鼠十分荒谬地,在心中一股酸意涌现了出来——“但是这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黄鼠想,镇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黄鼠应该做的,是应该恭喜 C ,不是吗?”

黄鼠用着毫无逻辑的思维,决定了使用双手拍对方的肩膀是一个非常好的恭喜一位得到首次恋情的异性的方式,便这样做了。没有想到的是,在黄鼠的双手触碰到对方的肩膀后,一股触电一般的感觉蔓延到了全身。

那是什么?好舒服的触感,好想重复。再继续的话,就这样一把拥抱住吧——等等!这怎么能是一位理性的人类做出的事情? C 告知了黄鼠那样私人的事情,是因为对黄鼠的信任,黄鼠又怎么可以把这份信任抛到九霄云外呢? C 只是告知了一件事情,黄鼠就要把对方抱住,那是 100% 的变态才对吧。尽管竞赛的项目成功完成了,C 认真热情的样子又的确很棒,但是那是与黄鼠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更何况现在人家是来告知与 D 的相好的。黄鼠刚刚所想的事,又和从日本媒体听说的痴汉有什么区别呢?黄鼠排斥痴汉的行为,成为其中一员绝对不是一种选项。

“于是退而求其次吧”,黄鼠的逻辑继续腐坏着。于是便没有再思考地,黄鼠拉住了 C 的手臂,搂紧了,左右磨蹭了起来。下一步,将脸颊凑近了,企图让脸颊也体验到那样的触感。

毫无疑问地,黄鼠很快被 C 像对待变态一样甩开了。


“幸好这只是梦”,黄鼠看着仍然黑暗的窗外,想道。

但是梦的话,是对现实中发生的事情、对现实中想要做的事情的体现,对吧?黄鼠在梦中做了那样的事情,在现实中大概也会想要做呢。

也就是说,黄鼠尽管嘴上说着自己很理性,自己想要尊重每一个人,但实际上,骨子里还是一个传统的恶心男性。尽管表面上说着光鲜的口号,实际上却还是会得寸进尺,把一点信任都毁坏的。

潜在的痴汉和变态的话,大概是不值得可爱的人类的蹭蹭抱抱的吧。因为黄鼠尽管说着向往着可爱的人类、用着开放的心态去尊重大家,但本我(id)还是会做出违背那样声称的行动的吧。

黄鼠想要与可爱的人类蹭蹭抱抱。“不会得寸进尺的,我保证。”


More from FiveYellowMice 的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