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鼠对“有生产力的活动”的定义

对于一个人能做的、并且能够叫出名字的所有活动,黄鼠可以将它们分为两类: 生产力活动 ,和 无生产力活动 。不过黄鼠觉得,自己定义似乎许多人的不太一样,因此想要写一篇文章来整理一下自己的想法。

生产力活动包括了许多大家可能会想到的,常见的被认为是有生产力的事情,比如工作,比如学习。无生产力活动也包括了常见的许多会被认为是摸鱼的事情,像是刷社交媒体,像是玩游戏。但是黄鼠认为,一件事能否算作是有生产力的,取决于自己是否愿意自发地做,或者说自己是否有把这件事当作是负担。

比如有一部长篇小说,一开使它很吸引黄鼠,黄鼠在吃饭睡觉时都想看它,这时就读这部小说就是一项无生产力活动。但如果时间久了之后,感觉故事开始变得重复乏味,或者是有更新的、更闪亮的东西去吸引黄鼠的注意力,而黄鼠把这本小说开始搁置,搁置了很久到失去了兴趣的话,那么“把这部小说读完”就变成了一件需要下决心才会去做的事情。自己有东西读了只一半感觉很难受,但又不觉得读它是十分有奖励的事情,因此它就成为了一个向负担一样的东西沉在黄鼠的心里。在这样的时候,黄鼠就会想要将“读完这部小说”放进待办事项列表里,将它算作是一项生产力活动。

由上可见,无生产力活动,是可以转化为生产力活动的,而这反过来也成立。比如如果某一项学习的主题看起来很无聊,但实际开始了之后,进入了状态,开始变得有趣了,闲下来的时候都会有思考它的事情。这时原本的的生产力活动,就会变为无生产力活动。因为黄鼠不再认为它是一个需要下决心或者需要外部因素推动才会做的事情了,即使在其中突然得到消息说黄鼠不需要学习这样东西,黄鼠大概也不会停止,而是会想要自发地钻研下去。不过很可惜的是,一般的学习和工作再怎样有趣,都很难与像游戏这样的常见的无生产力活动来比较有趣程度,因此在现有的无生产力活动的衬托下,生产力活动转变为无生产力活动是很稀有的事件。

举一些更多的也许是出乎意料的例子好了。做饭,大多数时候因为黄鼠是觉得很累并且没有很大满足感但还是不得不做的活动1,因此被黄鼠认为是一项生产力活动。写博文,因为是一件经常想写可灵感和动力又很缺乏的事情,在偶尔产生写作想法时,将它写出来,黄鼠认为是一项生产力活动。做待办事项列表,本身能被称作是一项活动都很勉强的事,但是因为黄鼠曾经拖延了很久也一直没有做,导致焦虑堆积了很多,最后咬着牙在外部的鼓励之下才做完的,所以黄鼠也把它当作是一项生产力活动。

也许已经被看出来了,在黄鼠的定义中,生产力活动的范围被扩大了很多,许多平常被认为是摸鱼的事情,在黄鼠这里都被当作是有生产力的。而并没有很多平时认为的无生产力活动被黄鼠认为是生产力活动。这也许不是很健康,但黄鼠不知道。黄鼠觉得,自己在完成生产力活动时会产生满足感,而完成非生产力不会有很多,反而有可能会觉得自己很废。而把所有需要努力、需要下决心投入的事情都当作有生产力的,会增加许多让黄鼠产生满足感的机会,使之前下决心付出的努力得到回报。

动物的大脑都喜欢多巴胺,黄鼠也不例外。完成所有的活动都能够产生多巴胺,区别在于产生多巴胺量的多少,以及需要多久才会产生。玩游戏的话,很快就可以得到多巴胺,因为它们是故意被这样设计的。而工作和学习的话,尽管可以获得成就感、并且可能可以说“我得到了新的知识/技能”、“我参与完成了这项会有益于许多人的项目”、“我拿到了工资”,但这些多巴胺来源都是要在完成之后才会有的,只付出一点点精力并不会得到。大脑得不到立即的奖励就会很快想要退出,因此要完成它们需要的是外部的推力和/或内部的决心,相信在自己坚持到完成这项生产力活动的时候,会(有可能)成功,才有可能将它做下去。因此,黄鼠觉得自己对是否有生产力活动的划分,也可以被产生多巴胺的延迟时间长短来定义:做了立即可以得到满足的是无生产力活动,做了要很就才(有可能)得到满足的是生产力活动。这和上面的定义基本是重合的,因为立即可以得到满足的活动就会是想要自发做的活动,而立即得不到满足的就会觉得很烦不想做,即使理性知道这在长远来说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此外黄鼠也认为,对一项活动是否有生产力不能做两极划分。一项活动可能只是“有很少的兴趣做”,因此这项活动既不会在心情劳累的时候作为摸鱼的活动做,也不会在一天精神最好的黄金时段做而不觉得浪费时间。这项活动会介于生产力活动和无生产力活动之间,想做的程度介于两极之间,产生的多巴胺数量和速度大概也是不高不低。以数学的语言说,假定完全没有生产力算是 0 ,生产力爆满是 1 ,那么一项活动的“生产力程度”,会可能是 (0, 1) 中的任何实数。比如黄鼠现在拖延着 3 节 lecture 录像没有看,而是去转而做相对令自己更舒适的写文章活动,大概就可以说明写文章是一个“中等生产力”活动了。

那么现在黄鼠就又有一篇支离破碎、没有考虑结构的文章写完了。黄鼠写这篇文章更多是为了整理自己的思绪,而告知其他人自己的想法不是主要目的,所以大概这也是可以遇见的结果吧。


查看或添加在 MastodonTwitter 上面的评论


  1. 尽管有像 Soylent 这样的替代品,但传言说长期服用会对肠胃不好,而黄鼠个人也从中得不到足够的饱腹感,倒是喝完之后会需要反复地上厕所,因此黄鼠不认为它是对传统食物的替代品。 


More from FiveYellowMice 的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