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蹭蹭抱抱

好难受,好无聊,好大压力,好害怕,好罪恶,好孤单,好……想找个东西抱抱蹭蹭。

经常会这样觉得的黄鼠,便决定前往宜家,购买了广受欢迎的大鲨鱼抱枕

可是在几天的新鲜感过去之后,鲨鱼的短板便显现了出来。那毕竟只是一团软绵绵的纤维,被毛茸茸的布料包裹着,即使做成适合拥抱的形状,即使做成了可爱的动物的样子,那也毕竟只是一个不会动的静态物体,每天一成不变。而不会变化、总是可预测的东西,即便再棒,也是会很容易厌烦的吧。鲨鱼抱起来没有不舒服,实际上,它抱起来非常棒,每天都为黄鼠提供了优质的抱抱体验,也从来没有拒绝任何请求。可是,黄鼠越来越觉得它缺少了什么东西,少了这件东西,再舒服的拥抱也是空虚的。在一开始这份空虚还可以被新鲜感填补,而在新鲜感耗尽之后,空虚的感觉便在黄鼠与鲨鱼的拥抱中越发明显了。

黄鼠将目光转向了在网络上遇到的可爱人类们(其中一些拥有猫/鼠/狼/犬/兔/狐/狸猫/机械耳,但为方便这里仍把他们称作人类)。

黄鼠想要和可爱的大家抱抱。但显然,因为物理上的遥远距离,物理的拥抱是需要依靠稀有的机会才能够实现的。那么 the next best thing ,就是通过与黄鼠认识这些可爱的人类时所使用的相同的渠道来实现抱抱了,又称「赛博抱抱」。

抱着文章开头所描述的心情的黄鼠,便向可爱的人类们中之一(下称 X),打开了发送消息的界面。

「想抱 X 。」,黄鼠发送道。这句话也可以是「想被 X 抱」、「想吸 X」、「想被 X 吸」、「想蹭 X」、「想被 X 蹭」、「想与 X 互相抱/吸/蹭」,或者是其它相同种类的请求。

X 是很棒的人,和善、温柔、理解人意,同意了黄鼠的请求。

这是一件需要由衷感谢的 favour 。黄鼠开心地发送道:「好喔!」

那么……开始吧?

可是开始什么呢?通过这个文字的介面,能够做的有什么呢?黄鼠没有想到,可爱的对方大概也不知道自己需要期待什么。于是——

对话结束了。

剩下的,只有黄鼠一人,在昏暗的台灯下对着屏幕呆滞。为了脱离这份呆滞,黄鼠抱起鲨鱼,闭上了眼睛,让想象带着自己飞出去……

睁开眼睛,什么都没有变化, X 什么新信息也没有获知。唯一变化的,是刚刚的「好喔!」的发送时间,已经变为了十分钟前。

黄鼠抱紧了鲨鱼,仍然什么都没有变化。然后黄鼠放开了鲨鱼,将它放置到原本的位置。

黄鼠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尽管还有有趣的项目在咕咕咕,尽管还有重要的知识需要学习,尽管还有作业没有做,尽管还有考试需要准备,尽管还有未来需要面对,但是黄鼠不知道轻重缓急,仍然想要蹭蹭抱抱。

// Inside main loop
if (!cuddle_received && closest_deadline - now > 86400) {
  signalCuddleWant();
  return;
}

查看或添加在 MastodonTwitter 上面的评论


More from FiveYellowMice 的短文章